您好,欢迎来到上海树新机械有限公司网站!

返回首页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加入收藏

树新机械

联系我们
  • 食品机械
  • 成型机
  • 料理包装机
  • 枕式包装机
关于我们
产品分类

企业新闻

您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新闻

爆米花机一种划时代的机器

时间:2014-11-8 点击:3412次

 爆米花机一种划时代的机器

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,上海的弄堂
里是时常能听到这样的吆喝声;由远而近,悠然回荡。对孩子们来说,一当闻得“爆炒米花呕”响起,就如战士听到了冲锋号,立即奔出家门,从四面八方冲向发出那“爆炒米花”声声呼唤的地方。
爆炒米花,其实就是把米爆炒开来,是否能够爆出花来,那就要看你所爆的原料是什么。爆炒的料,可谓“老三篇”:一是米,有大米和上海人称之为“洋籼米”的籼米。二是玉米,上海人对一粒粒金灿灿的玉米有个更美丽的叫法———“珍珠米”。三是自己切后、晒干的年糕片。我有个亲戚在泰康食品厂,厂里有生产华夫的边角料处理给职工,把它晒干后,爆出来的华夫是极好吃的。
与其他零食不同的是,爆炒米花这一款零食的发源,还与表达民间信仰的巫术有着关联。在上海郊区,有一民俗:“以糯谷投焦釜爆花,以卜流年。”投入焦釜的,除了糯谷,亦有珍珠米。“爆之花而妍者,名‘卜流花’,俗名‘爆孛娄’。”以为一年吉利之兆。有《孛娄诗》写道:“东入吴城十万家,家家爆谷卜年华。就锅抛下黄金粟,转手翻成白玉花。红粉佳人占喜事,白头老叟问生涯。”另有竹枝词:“正月松江春水鲜,麦苗荠菜绿如烟。孛娄笑把流花卜,喜得今年胜旧年。”爆孛娄是在新年的节日期间,以卜凶吉。有在元夕的,也有在正月十三、十四的,而且都是在夜间进行。后来爆是不限日子,更无论时间;但回想起来,过去爆炒米花还是在冬天的多,尤其是集中在过年的时候;而天热时少。
到我们弄堂来爆炒米花的阿忠老头,车上有许多的洋铁皮罐头,大小与现在的可乐罐差不多。他是按罐来做生意的,不管你是爆米还是珍珠米年糕片,统统按罐收费。放一片糖精片,要另加一分钱;那爆出来的炒米花年糕片是甜蜜蜜的。一歇歇的工夫,那些罐子就被蜂拥而至的孩子们一抢而空,拿回去装米装年糕片。没有拿到空罐头的,那只好等别人爆好后,腾出空罐头来。拿回来的罐头,一个个排着队,依次爆炒米花。爆炒米花的家什不复杂,一股脑装在小推车上。一个炉子,接着风箱。炉上横空架着个黑黜黜的铁家伙,葫芦状,一头有转动的把手和一个压力表。车上还备着煤,需要添加。过程同样也简单,打开黑家伙的盖子,到入米或是年糕片或是珍珠米,再盖上。盖紧盖子是要借助一段15英寸的自来水管,套在搭扣上,用力关紧。然后,阿忠老头坐在小凳上,左手拉风箱,右手不停地转动那个黑铁葫芦,不时停下黑铁葫芦,看看上面压力表的指数。爆一罐炒米花的时间不长。当爆好时,阿忠老头站起身来,把黑铁葫芦转180度,离开炉子,用一个打着不少补丁、不知用了多少年的袋子套住黑铁葫芦的盖子,露出开启的搭扣,套上那根自来水管子。一切准备就绪,他在开盖前又大声吆喝:“响来———”提醒大家注意,有点伐木工人放倒大树时的那句“顺山倒来———”话音未落,只听一声轰响,爆好的炒米花窜入袋中,升腾起一股热气。阿忠老头把黑铁葫芦的膛内刷干净,倒入下一罐。一切又开始重演。接着,提起布袋把炒米花倒进你带来的大的“钢盅镬子”。拿回家后,再分装到饼干听里。吃炒米花很爽快,抓起来,一把一把往嘴巴里塞。或者是用开水冲炒米花,再放点糖,味道也是甜滋滋的。炒米花还可以做成糖,自己家里是没本事做的,店里有卖米花糖。现在,爆炒米花是见不着了,爆珍珠米出现在商店和影院的玻璃柜里;看着它上蹿下跳,比阿忠老头爆炒米花有透明度。它已经有了个洋名叫“哈立克”,小名“玉米花”。
相关推荐:玉米膨化机 http://www.shuxinjixie.cn/products-detail.asp?cpid=12

 
产品快速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