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上海树新机械有限公司网站!

返回首页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加入收藏

树新机械

联系我们
  • 食品机械
  • 成型机
  • 料理包装机
  • 枕式包装机
关于我们
产品分类

企业新闻

您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新闻

花生糖机器让花生糖的传奇不衰落

时间:2014-10-22 点击:3171次

花生糖机器让花生糖的传奇不衰落

香港元朗又新街路口近大马路的其奥,专卖古法手做花生糖和姜糖,十分驰名,连泰国旅行团都专程来帮衬。老板黄岳永,七十六岁,潮州人,家中几代为做糖师傅,尽得真传,后来辗转南下香港,先在九龙城立足,做流动小贩,卖鱼蛋、串烧,兼卖花生糖。三十年前,九龙城寨酝酿清拆,黄岳永结束小贩生涯,搬来元朗一个僻静的地方,租了一个小铺,竖起了一个专卖手制花生糖的招牌。这就是「其奥」的来历。黄伯说这店的名字是「其中存有奥妙」的意思。
那时候的又新街,并未发展成闻名全港九的「元朗食街」。黄伯还记得,原店是做皮鞋的,老板也是潮州人,因为要移民,所以开价一千五百元,把铺位顶了给他。「记得,这里很静,很阴凉,很舒服,周围种了九棵大榕树,大热天时也很凉快!」黄伯想起三十年前的元朗,不禁满怀感慨。
黄伯家里几代制糖,对制糖之火候、材料配置比例,了然于胸。「其奥」闻名海外,连泰国旅行团的游客亦慕名而至。门外常满人,等买花生糖。树影婆娑,疏影成荫,老树盘根,加上元朗人亲切热情,让人好像回到家乡的农村,恬静温馨。
黄伯的家乡回忆,可不平静。童年时日本侵华,饱受惊恐。但他记得爸爸在家乡很有地位,是负责带领全村人做糖的。那时候制蔗糖,一大班村民齐心合力把蔗砍下来,放在直径有好几个人那么大的石磨上,靠村里的三头牛绕着来拉动石磨。磨制出来的蔗汁,由他爸爸监督各个步骤,后制成蔗糖。当时日产一千多斤,制糖业十分兴盛,整条村在制糖时节,经常蔗香四溢。
然而,日本侵华,广东各地相继沦陷,好景顿成泡影。「每个人都吃不饱,好凄凉,日本鬼子见人就杀,我们一听到隔篱村传来消息,日本鬼子来了,个个跑到村外山洞匿藏……说来也奇怪,日本兵一来,村里鸦雀无声,连鸡也不敢啼,连狗也不敢吠。日本鬼子的杀气可大呀!」
除了卖糖,还有盐焗花生、绿豆饼和云片糕。黄伯三十年前在元朗开铺,当时又新街有九棵榕树,十分幽静清凉,如今竟成闹市。单看招牌,就知整间铺都充满「手造」风情。古老的花生糖,仍能吸引小女生放学跑来吃一转。
命,是从险中挣回来。
他渡过了日寇侵华的岁月,未几又遇上难关。
五十年代后期,国内生活愈趋艰难,黄岳永约同五个好友,出尽千方百计,买到一张南下深圳的车票,准备偷渡来港。六个人跑过深圳的田野,正准备悄悄渡过深圳河。忽然,后面枪声大作,原来守在边境的公安已发现他们。
各人慌忙四散,黄岳永抱着头,不顾一切,向前狂窜。到游过了深圳河,他回头一看,一行六人,其中五个都被抓回去了,只有他一个人侥幸逃脱。又惊又饿,在山林之间,跌跌绊绊,走了两天,终于到达元朗。他那时想不到,日后这个市镇竟成了他人生第二个故乡。
黄伯的手饱经风浪,后栖息于做糖的安乐窝。人生路不熟,他沿着巴士路线的方向走,希望可以走到市区,然后投靠住在港岛的亲戚。他哪里知道,根本不可能徒步走到港岛。走到天黑,双腿发酸,只好爬到元朗大坑渠下面睡觉。第二天,遇到好心人。对方问:「细路,你系咪偷渡㗎?」他答:「系啊!」那人给了他一条油炸鬼,和一杯豆浆。本来饿得发慌的他,一有东西下肚,马上精神百倍。回想当年在元朗碰到的好心人,黄伯总是难以忘怀。那人知道他要到中环,说这不可能,接着掏出身上仅有的五毫给他,又找来另外一个朋友,多给三毫,总共凑够八毫,让他乘搭红色单层巴士出市区。那人还特意交代说:「你不懂说广东话,就跟巴士上的稽查说潮州话,他们都是海丰人,会告诉你在哪个车站下车。
相关推荐:燕麦巧克力机器 http://www.shuxinjixie.cn/products-detail.asp?cpid=37

 
 
产品快速导航